最新的黄色片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虎頭狗尾11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第六章群芳拱郎夠逍遙 翌日一整天,由大釵及大侍為聞湘講解武當等八大門派之淵源,以及各派的成名絕 學哩! 聞湘用過晚膳之後,便在房中回憶各派的絕學,同時暗中以「破天指」和它們比較 及拆解。 他越想越有趣,立即沉醉於其中。 一直到亥初時分,突見天狗妃穿著一襲透明的白色紗縷推門而入,他當場瞧得目瞪 口呆了! 因為,她的身上除了那件紗縷之外,別無他物,那迷人的胴體在他的銳利眼神下, 可謂一覽無遺。 她見狀之後,撫媚的笑了。 她知道自己的姿色已經在他的心中穩住了,大鳳及大侍二人所佔的份量實在是微乎 其微了。 她的雙肩一聳,那件紗縷立即滑落在地上。 那具傲世的胴體全部免費供他參觀了。 「歡迎嗎?」 「是!」 「美嗎?」 「聖潔無瑕!」 「你的嘴兒越來越甜了!」 「真的,我不敢騙你。」 「寬衣吧!」 「是!」 說著,兩三下就清潔溜溜了! 那「話兒」饞媚的「哈腰點頭」行禮了。 她撫媚的一笑,立即上榻趴跪妥。 他迫不及待的立即長跪在她的臀後,雙手朝纖腰一摟,下身一挺,就準備要「登堂 入室」! 她朝那「話兒」一抓,道︰「別急,我該復仇嗎?」 「該!」 「當真?」 「真的,大侍說得有理,是莊繼武種的錯因。」 「你肯助我復仇嗎?」 「肯,請吩咐!」 「好,自明日起,我會另有安排,進來吧!」 說著,立即移開纖掌。 他順勢一挺,立即飛渡玉門關。 「喔!它更具威力了,聞湘,你疾挺一百下之後,然後尿尿,直到我叫停,你才停 止吧!」 「是!」 「開始吧!」 他果真邊默數邊疾挺猛頂著。 當一百下來臨之時,他吁了一口氣,果真開始「交貨」,她一催陰功,不客氣的吸 引他的功力。 好一陣子之後,她才沉聲道︰「停!」 他吸了一口氣,立即停止射擊。 她只覺下身一涼,心知又被他吸回一部份功力,於是,立即扭臀甩開那「話兒」, 然後盤膝調息。 真氣一湧,她立即發現自己的功力已經超過原來的功力,她立即忍住驚喜,全心全 意的運轉真氣。 他見狀之後,立即也開始調息。 大約過了一個半時辰,只見天狗妃的右掌一翻,五指一彈,立見六尺外的太師椅臂 「卜……」連響。 她欣喜的雙眼立即一濕。 她彈起身子,停在椅旁一摸,立見椅背上面有五個分餘深的小洞,她激動的全身不 由一震。 行了,她已經邁出成功的第一步了。 不久,她回頭一瞧聞湘站在榻前望著自己,她顫呼一句︰「好聞湘!」 立即自動的投懷送抱。 四片唇兒緊緊的粘住了。 不久,他將身子一斜就欲摟她上榻。 她立即鬆口氣道︰「夠了,沐浴吧!」 他的神色一窒,不知如何應對? 「好吧!你去找大鳳吧!」 他欣然應聲是,立即赤裸裸的離去。 她原本要出聲制止,可是,一想莊中只有自己五人,便打消念頭逕自進入盥洗室沐 浴了。 聞湘挺槍沿著廳門而出,她正欲由梅樹旁入陣之際,突覺右側遠處傳來一聲輕響, 他立即側首一瞧。 卻見院中只有花木隨著晚風輕輕的搖曳,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他便由梅樹閃入,迅 速的入陣而去。 不久,他進入前棟精舍了。 突見右側那株玉蘭花後面閃出一道黑影,在殘月疏星照耀之下,立見那是一位披頭 散發的怪人。 只見他身穿齊肩虎皮上衣,下身穿著一條虎皮短褲,足下空無一靴,分明是光著腳 丫子。 雙臂肌肉高鼓,雙腿肌肉不但高鼓而且分成瓣狀,渾身散發著一股原始的,粗曠的 氣息。 那對雙眼雖然被亂髮所遮,卻褶褶泛光,分明有一身不俗的內功。 只見他朝四周張望一陣子之後,立即趴在地上聳鼻嗅聞著,不久,居然被他找到聞 湘諸人平素通行之處足印。 他連嗅帶找,沒多久,終於讓他爬入大鳳她們所住的精舍了,立見他起身悄然移向 屏風暗處。 此時,大鳳喜出望外的正與聞湘作樂,那迷人的「交響曲」由房中清晰的飄了出來 。 她那隆呼聲音更是清晰可聞。 只見怪人的全身一顫,雙眼寒芒大盛,立即循聲悄然移去。 當他接近大侍房外五尺遠處,大侍正被吵得不得安眠,她剛欲起身斟茶,倏聞一陣 異味。 須知,她精研歧黃,嗅覺一向甚為靈敏,那怪人的模樣分明已經多日沒有洗澡,值 此夏日,當然有異味。 大侍的心中暗詫,立即凝神默察。 剎那間,不但異味更濃,而且傳來一種微乎其微的移動聲音,她的心中一凜,立即 悄悄的握住榻前細繩。 那是,她們彼此通風報信的裝置,只要一扯動,每位少女榻旁的風鈴自然會發出聲 響的。 她悄悄的拉了「一長兩短」,立聽一陣「當……當…當…」鈴聲,大鳳的叫聲倏 地中止了,大侍卻暗自後悔了! 因為,這會驚動來人呀! 果然不錯,鈴聲甫響,房外立即傳來一聲輕刷,她喝聲︰「來人逃往廳中了!」 立即疾掠向房門。 她剛打開房門,立見聞湘自房中撲出,她朝廳中一指,立即撲去。 她剛掠到廳中,立聽聞湘喝道︰「他在後院!」 不錯,他倆掠到後門口,立見一名怪人四肢著地疾速的爬躍著,他倆頓時傻眼了! 不久,大釵也來了,她朝那人一瞧,立即失聲叫道︰「天狗吠!」 大侍失聲問道︰「什麼?他就是天狗吠?」 不久,大鳳也來了,只見她邊理亂髮邊道︰「不錯,就是他,我曾在漢陽城郊見過 他,別去惹他。」 「大鳳,快說說他的武功路子!」 「他對敵之際,一直趴躍,不但來去如風,而且掌方可及五丈外,一般高手根本無 法抵擋及防禦。」 「咦?他找到路子了,糟糕,他朝姑娘那兒移去了!」 聞湘見狀,立即閃入陣中。 他剛抵達出口,立見天狗妃正在到處縱躍,那怪人則果真來去如風的騰躍著,口中 低吠不已! 他立即喝道︰「住手!」 那怪人原本剛騰起身子,聞聲之後,立即硬生生的在半空中一折身子,同時朝他撲 來了。 面對這種聞所未聞的怪招,聞湘不由一怔! 立聽天狗妃喝道︰「聞湘,閃開,別傷他。」 聞湘身子一頓,一見怪人已經撲到身前三尺處,他立即向右一閃。 怪人落地之後,低吠一聲之後,原本欲再度躍擊,卻見他的雙眼一轉,立即寒光摺 摺的望著聞湘。 就在此時,大侍三女已經跟來,她們朝現場一瞧,立即掠到天狗妃的身前,嚴密的 防護著她。 聞湘原本打算要再度閃開,一見怪人望著自己,他便好奇的打量趴跪在地上的這位 怪人兩人就默默的對視著。 天狗妃四女心中暗詫,卻不敢吭半聲。 不久,只見那怪人低吠一聲,站起身子。 聞湘心中一凜,立即蓄勢以待。 怪人突然面向聞湘走了過來,口中低吠連連,不過,雙眼之光芒卻出奇的平和及柔 順了。 聞湘心中一顫,凝立不動。 大鳳緊張的張口欲叫,並被大侍伸手制止。 突見怪人走到聞湘身前二尺遠處,望著他伸出雙掌。 聞湘亦緩緩的伸出雙掌。 「叭叭!」 二聲,四隻手握住了。 怪人低鳴一陣子之後,雙眼突然溢出一對明亮的淚珠,聞湘沒來由的心中一顫,鼻 頭一酸,就欲掉淚。 怪人倏地大吠一聲,鬆手疾躍而去。 聞湘啊了一聲,就欲追去,立聽天狗妃道︰「別追!」 他硬生生的剎住身子望著怪人落地之後,趴躍在地上到處嗅視,沒多久,便由他進 來的路線離去了。 天狗妃吁了一口氣道︰「聞湘,回房休息吧!」 聞湘道句是,立即離去。 天狗妃朝三女一示意,便行向大鳳那棟精含。 不久,她們四人坐在廳中椅上了,立聽天狗妃沉聲道︰「你們知道方纔那人就是天 狗吠了吧?」 三女齊皆點頭應是。 天狗妃又道︰「由天狗吠方纔之舉動,他分明與聞湘大有淵源,對嗎?」 大侍點頭道︰「不錯,此人至今未曾說過一句人話,分明本性未瞑,若非有血肉淵 源,他不會有此異舉。」 「不錯,先師和我早就打算要攏絡他,想不到他今夜自動前來,大侍,你走一趟襄 陽探探聞湘的家世吧!」 「是,小婢何時出發呢?」 「即刻啟程,沿途小心!」 大侍起身應是,立即回房。 天狗妃又道︰「你們二人自明日起聯手替聞湘喂招,入夜之後,輪流陪他,若是有 喜,准你們分娩。」 「是,多謝姑娘的恩賜!」 「總之,別讓他恢復記憶,回房歇息吧!」 「是!」 ※※※※※※ 日子在平靜中消逝了半個月,聞湘在三女的喂招之下,招式更加的純熟,反應也更 加的靈敏及迅速了。 尤其在夜夜春宵之後,他不但身心皆暢,功力也更加的凝淬,全身散發著溫文儒雅 的魅力了。 這天晚上亥初時分,大侍趕回莊中了,天狗妃及大鳳、大釵三人立即坐在廳中聽她 作簡報。 「姑娘,小婢有兩事稟報。」 「說吧!」 「聞湘自幼與一位老祖母在隆中山下相依為命,平日擔任車工作,在加入本莊前 不久才兼任伐木工及販木工作。他平日甚為孝順,其祖母因為他之失縱,原本臥病在床 ,可是,在第七天上午卻硬朗來操持家務了。據常接近她的一對柴氏母女表示,其祖母 原本病危,卻離奇的恢復健康,而且硬朗不少,分明是菩薩顯靈所致。據小婢的判斷, 可能是被不願現身的江湖高手所救,可惜,時隔三月餘,無法查出蛛絲馬跡。」 「他們一直只有兩人生活在一起嗎?」 「是的,而且日子過得很清苦哩!」 「嗯!另外一件事呢?」 「藏外紅相活佛在本月初率領十三名紅衣喇嘛赴嵩山向少林挑戰,莊繼武身負重傷 ,至今未癒!」 天狗妃失聲叫句︰「當真?」 驚喜的站起身子。 大侍含笑點頭道︰「他是傷於番僧之火焰刀掌力之下。」 「什麼?火焰刀重現江湖了?」 「是的,聽說另外那十二名番僧的大手印功力亦有九成左右,少林十八羅漢已有九 人當場重傷而死亡!」 「很好,真是報應,那批番僧目前在何處?」 「雁蕩山。」 「唐龍呢?」 「死了,除了留下二十一名年青婦女及少女供番僧宣淫之外,其餘之人全被劈死, 聽說血流到山下哩!」 「好狠的番僧,他們怎會突然進入中原呢?」 「聽說是神算公子孔一銘之父孔天榮以鉅金禮聘而來的。」 「原來如此,看來中原武林這場熱鬧有得瞧了!」 「是的,少林已經飛鴿遍告各大門派要聯合聲討番僧哩!」 「哼!不要臉,平日自認公平比武,遇到事情,專會以多欺少,真是丟盡了習武者 的精神。」 三女不便置評,便默然以對。 只聽天狗妃又問道︰「你有沒有遇過天狗吠?」 「沒有,而且也沒有他的消息。」 「有否遇上本莊的姐妹呢?」 「我見過七鳳及八鳳,當時正由丐幫長老在演講殲滅番僧大事,有關番僧之惡行就 由她們透露的。」 「很好,面對此種變局,你們三人有何計劃?」 大鳳含笑道︰「咱們不妨等其他的姐妹返莊之後,再作決定!」 大釵接道︰「小婢也贊成如此做。」 大侍接道︰「姑娘是否可以在綜合姐妹們的報告之後,由聞湘以百泉莊莊主的身份 ,赴嵩山參加殲滅番僧的行動。」 「嗯!好主意,再說下去。」 「以他的武功應該可以獨力對付紅相番僧,其餘十二名番僧亦無法抵擋各派的聯攻 ,勝算必然可以預期!」 他們必然會大事慶祝一番,屆時,再由聞湘當眾向莊繼武質問那件事,看他如何自 圓其說。 「好主意,好主意,這比宰他千萬刀還夠他受的。」 「姑娘,你可知道『火焰刀』之招式?」 「沒有,姥姥並沒有集到!」 「姑娘,聞湘那五指齊出之招,可否雙手齊施?或者集中於一指射出,效果可能會 更強。」 「嗯!好主意,明天就讓他試一試吧!辛苦你啦!歇息吧!」 說著,立即起身離去。 ※※※※※※ 翌日用過早膳之後,天狗妃含笑問道︰「聞湘,你有沒有想過要左右開弓施展『破 天指』呢?」 「沒有!」 「你有沒有想過將五指力集中在一起發射呢?」 「沒有!」 「試試看吧!」 「是!」 二人立即朝練功房行去。 她們一進入練功房,正在練劍的大侍三女立即收招行禮,天狗妃含笑道句︰「免禮 !」 立即坐在椅上。 聞湘飄到那塊生鐵前方丈餘外,倏地開始演練拳法,剎那間,他的身子只剩下一縷 藍煙了。 四女欣然頷首暗讚不已! 倏見聞湘的雙臂一揚,一陣「乒……」聲響之後,那塊生鐵已經出現一個小圓圈了 哩! 四女身子一震,立即瞧見那個小圓圈乃是由十個小指洞所連成,她們欣喜的互相張 望著。 突見聞湘又清叱一聲,右掌一揚,生鐵立即又「乒」了一聲,立見那個小圓圈中央 出現了一個大圓洞。 聞湘徐吁一口氣,停下身子了。 天狗妃欣喜的道︰「好聞湘,你終於辦到了!」 聞湘微微一笑,突朝小圓圈吹了一口氣。 「叭!」一聲,那個小圓圈整個的向後飛出去了,四女不由自主的「啊!」了一聲 ,不約而同的走了過去。 天狗妃揀起那個小圓圈,以右手小指伸入洞中一一搓摸之後,堅決的道︰「大侍, 就採用你的建議吧!」 「是!」 「聞湘。」 「是!」 「從現在起,你開始練習在任何狀況下,從任何角度發射『破天指』,記住,別太 逞強累了身體。」 「是!」 「大侍,你們三人協助他吧!」 「是!」 天狗妃離去之後,大侍含笑道︰「聞湘,我們三人分別站在三個方位向你發射暗器 ,你以指力破解它。」 「是!」 三女立即至兵器架旁各拿起一袋暗器繫在裙旁。 聞湘立即掠到屋中央。 三女身子一掠,準確的站在他的身側二丈遠處,聞湘望了她們一眼,默默的點點頭 。 大侍立即掏出一枚金錢標疾射向他的心口。 聞湘將右掌一揚,那枚金錢標立即被震碎在八尺遠處。 大鳳立即取出一粒鐵蓮子疾射向他的右膝。 聞湘隨意的一彈右手食指,那粒鐵蓮子馬上被彈碎。 大釵見狀,立即朝他的後腦射出一把匕首。 聞湘一揮右掌,立即將它彈斷及震飛回去。 三女替他做過熱身運動之後,立即緊湊的從各個角度分別發射了十樣暗器襲向他的 前後大穴。 聞湘信手揮彈,一一將它們「三振出局」。 三女一使眼色,疾速的在他的過身穿掠,一把把暗器毫不留情的發射向聞湘的穴道 了哩! 聞湘這下子被逼得必須偶爾閃避暗器才可以過關了。 大侍一見暗器剩下不多,居然左右開弓發射兩樣暗器,大鳳及大釵立即也如法泡製 的攻擊了。 聞湘被逼得不但必須左右開弓彈退暗器,而且不時的閃身了。 所幸,沒多久,三女的暗器先後用光了,立見大侍上前道︰「聞湘,當今武林無人 奈何得了你啦!」 聞湘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聞湘,你是受限於必須施展破天指,否則,你只要揮掌震開暗器,我們三人早就 受傷了。」 「大侍,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必須遵照姑娘的吩咐,我必須達到她所要求的境 界,我非成功不可。」 「我們三人會盡力幫忙的,你耗了不少的功力,歇會吧!」 聞湘點點頭,立即盤坐在椅上。 三大清理妥現場的暗器碎片之後,並相繼去準備膳食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