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黄色片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虎頭狗尾6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婦人又仔細的查過聞湘的穴道之後,忖道︰「好一塊古璞良玉,少林既肯賜藥,為 何不收他歸依少林呢?」 她思忖一陣子之,凝神靜慮的調息了。 又過了盞茶時間,只見天狗妃披著紅色透明紗縷蹲在一旁,那婦人將衣衫一褪,立 即赤裸裸的躍上錦榻。 天狗妃身子一晃,立即側躺在聞湘的對面。 婦人的右掌一按,錦榻迅速的蓋住缺口,她戴上面具又將四肢朝榻上一趴,準備開 始進行一月一度的撈銀盜元工作了。 不久,雁蕩山主唐龍一馬當先的進來了,他一見那被小珠照射之迷人桃源洞口,立 即猴急的褪下褲子了。 一聲脆響,他順利的闖入桃源洞中了。 他正欲以上回般連轟十來下,卻覺自己的「話兒」被緊緊的挾住,她的圓臀同時疾 速的轉了三圈。 那「話兒」的「小腦袋瓜仔」立即一陣趐酸。 他在哆嗦三下之後,便「棄械投降」了。 哇操!太爽了! 他不由自主的喔了一聲! 她將圓臀向右一扭,再向左一搖,然後就是向後一頓,他就如此「希里嘩啦」的被 「三振出局」了。 「姑娘……我以……雁蕩山的全部基業……娶你……如何……」 「謝謝!先找回那三隻小玉狗吧!」 「是!我會傾力辦妥的。」 他愉快的離去了! 婦人更愉快了! 因為,她上回被唐龍糾纏好一陣子才使他「交貨」,此番卻輕而易舉的盜取他的功 力,可見她的功力突飛猛進了。 這一切完全是米高之賜哩! 聽說今天來了不少的武林人物,她若能一一盜取他們的功力,說不定可以提早練成 「天魔陰功」哩! 於是,她愉快的扭臀痛宰「豬哥」了。 來匆匆,去也匆匆,一個個豬哥欣喜的上車,愉快的下車,逗得那些尚在排隊的豬 哥們磨拳擦掌準備上陣了。 此時的天狗妃卻神色複雜的望著昏迷不醒的聞湘,因為,她由他那粗糙的手腳,知 道他是一位長期靠苦力維生之人。 偏偏他卻有一副絕佳的練武資質,她不由自主的輕撫他那結實的胸脯,開始天南地 北的胡思亂想了。 可惜,暈迷不醒的聞湘卻不知道自己有此艷福。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突聽車轅外傳來一聲冷哼,婦人的心中一凜,忖道︰「好凝實 的內力呀!此人是誰呢?」 她立即將陰功疾催,同時扭臀及頂臀。 一陣「哎唔」之後,一位肥胖中年人居然仰摔在車廂上,窘得他滿臉通紅的拉起褲 子爬了出去。 立見一位瘦削青年色迷迷的掀簾而入。 婦人在布簾一掀之際,已經欣現一位俊逸青年冷傲的盯著小甜,她立即疾思狀況及 研擬對策。 那青年卻色急的褪褲拉腰,頂槍入門真是一氣呵成。 婦人將陰功一催,一挾、一吸、一搖再一頂,那青年「喔啊!」急忙的捂著尚在「 交貨」的「話兒」踉蹌敗退了。 他剛轉身拉褲離去,婦人已經飄到布簾後面。 那位俊逸青年正是神算公子孔一銘,他方才一直觀察小甜,終於由她的眼神及雪白 貝齒確定她就是上月十五日戲弄自己之人。 因此,他隨著隊伍默默的前進著。 終於,輪到他站在排首了,他一見她伸手欲收銀,立即冷哼一聲,然後,雙眼神光 的盯著她。 小甜早就發現他了,她的心中雖然暗自發毛,可是,卻有恃無恐的處變不驚,繼續 迎送每位豬哥了。 此時一被他盯住,她立即含笑道︰「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若有興趣一親芳澤 ,請速繳一百兩銀子吧!」 孔一銘冷冷的道︰「你真沉得住氣呀!」 「公子,小甜不知你的話意,請你速作決定,以免影響成千上萬的大爺們之興致, 拜託!」 立見附近的一名豬哥叫道︰「朋友,你別站著茅坑不拉屎呀!」 孔一銘回頭冷冷的道︰「住口,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 「你即使是皇帝老子,來到此地也一樣的,快作決定啦!」 立即有不少人發出不平之鳴。 孔一銘冷哼一聲,倏地一掌抓向小甜。 小甜本欲還手,婦人已經迅速的伸出纖掌屈指彈出一縷指風,疾射向孔一銘那抓向 小甜的右掌掌心。 孔一銘頗識貨,立即收掌退身。 婦人冷冷的道︰「天大的事留待明晨客人散後再解決吧!」 「不行,孔某人無此耐性!」 「哼!區區神算公子算啥玩意?」 孔一銘氣得全身一抖,立即抽出摺扇。 婦人立即脆聲道︰「唐山主在嗎?」 立聽首鷹在遠處應道︰「敝山主暫行離去,姓孔的你是否曾在襄陽附近毀了本山十 六名弟兄。」 「不錯,誰叫他們敢惹我?」 「很好,四鷹在東南方兩里外林中侯教,敢來否?」 「哼!孔某人就先超渡你們再回來算賬吧!」 說著,一式「旱地拔蔥」疾射起五、六丈高,然後再翻身踏著樹梢疾射而去,迅即 消失不見。 婦人脆聲道句︰「開始吧!」立即又回到榻上備戰。 豬哥們前仆後繼的上戰場了。 隱在錦榻下方的天狗妃卻在思忖這段離奇事兒。 婦人都幹得起勁了! 因為,在半個時辰之後,依序上來五位陰裡邪氣的瘦削老者,她知道他們乃是「漠 北五邪」,便刻意的侍侯。 她在旋臀扭腰之際,陰功疾催,不到盞茶時間不但帶給「漠北五邪」至爽,而且也 盜取了不少的功力。 在五邪退去之後,她吩咐暫停,立即催功煉化功力。 不到半個盞茶時間,她便發現全身的氣機如珠,洶湧澎湃了,於是,她驚喜萬分的 繼續幹活了。 由於先後擔擱兩次,加上今晚來了甚多的「豬哥」,因此,她一直忙到翌日晌午時 分才由小甜送走了最後一位豬哥。 她吐了一口氣,立即飄到一旁調息。 小甜揉揉惺忪雙眼,吞下三粒靈藥,坐在一旁整理那堆銀子。 天狗妃則移開錦榻悄然現身。 她一見到婦人赤裸的胴體媳媳飄出自煙,驚喜之下,立即在布簾後面默默的注視四 周的動態。 倏見唐龍率領二十餘名黑衣大漢自遠處掠來,她未待他們落身,便脆聲道︰「有勞 山主護衛,愧不敢當!」 唐龍受寵若驚的道︰「榮幸之至,孔小子已經負傷離去了,請姑娘安心的在此地歇 息吧!」 「謝謝!四鷹呢?」 「首鷹負傷,其餘三鷹及二十三名弟兄殉難了。」 「啊!賤妾真該死!」 「姑娘言重矣,孔小子此番逃逸,至少在三日之內無法動手,在下已撒下追緝天羅 地網,相信必可在近日內繳呈他的首級。」 「有勞山主及諸位大哥了!」 「榮幸之至,在下急於追緝孔小子,就此告辭!」 「恕賤妾疲乏無法遠送。」 「姑娘請留步,這幾名弟兄會在此地四周守護,請安心歇息吧!」 「感激不盡,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唐龍離去之後,那些黑衣大漢果真立即散佈在馬車四週二十餘丈外,天狗妃含笑坐 回婦人身邊了! 只見婦人吁口氣道︰「這位姓唐的挺死心塌地的哩!」 「這全賴師父神功無敵呀!」 婦人卸下面具含笑道︰「那小子呢?」 「方纔醒來一次,又被徒兒制住昏穴了。」 「你瞧過他了嗎?」 「是的!」 「資質不錯吧?」 「良璞美玉,稍待琢磨,必成大器!」 「你有否想過少林為何會捨得放棄此等奇才呢?」 「那批禿驢自認為名門正派之老大,豈肯求人,他們分明在等候此人自動登門開口 求藝!」 「嗯!有理,你看咱們可以收他嗎?」 「這……徒兒由他的粗糙手腳看來,他一定是個單純的勞動者,師父不妨以攝魂大 法探查他的來歷。」 「好吧!把他帶來吧!」 「是!」 片刻之後,聞湘已經被放在婦人的身旁了,只見她的右掌拂了三下,聞湘立即雙眼 一睜。 「哇操!怎會黑漆漆的呢?」 聞湘剛叫出聲,立即爬起身子。 不久,他立即發現兩道亮光,他剛一怔,立覺腦門一顫,神智一片空白,便茫然的 望著那兩道亮光。 婦人見狀,立即沉聲道︰「坐下!」 聞湘溫馴的坐在原地,雙眼仍然盯著那兩道亮光。 「你叫什麼名字?」 「聞湘……」 「你是那裡人?」 「襄……陽……」 「家中另有何人?」 「阿媽。」 「阿媽?」 天狗妃立即傳音道︰「師父,阿媽就是祖母。」 「你家中另有一位祖母嗎?」 「是……的……」 「你以何維生?」 「車、伐木、販木。」 「你練過武嗎?」 「沒有,阿媽不讓我練。」 「你今日為何來開封呢?」 「送章大爺來此的。」 「你方才為何要潛入馬車下方呢?」 「我要找章大爺!」 「他在車上嗎?」 「不是,他在人群中,我擠不進來,打算跟著馬車到現場,再等他們排妥隊之後, 逐一尋找章大爺。」 「你為何要找他?」 「我在大相國寺和三位流氓打架,要請章大爺早些返鄉。」 「你為何和三位流氓打架?」 「我猜中不少的燈謎,他們要來搶彩品,我便和他們打了起來,後來,他們逃走了 ,一位小和尚替我擦藥並勸我盡早離去。」 「那小和尚是大相國寺的和尚嗎?」 「是的!」 「他為何要替你擦藥?」 「我不知道!」 她想了一陣子之後,沉聲問道︰「你有何願望?」 「賺錢孝順阿媽!」 「你的父母呢?」 「死了!」 婦人沉思片刻,便輕輕的收功頷首。 天狗妃立即制住聞湘的「黑甜穴」扶他睡在一旁,道︰「師父,他的家世挺單純的 哩!」 「不錯!你瞧,他破身了沒有?」 「徒兒方才瞧過了,他尚是童身。」 「很好,先餵他一粒失心丸吧!」 「師父,你要施展『九陰蓮品大法』嗎?」 「正是,你願意嗎?」 她的雙頰一紅,匆匆的瞄了聞湘一眼,立即點頭道︰「多謝師父的成全。」 「倩兒,這是千載難逢之良機,你看開些!」 「徒兒明白。」 「小甜,你累否?」 「稟主人,小甜不累!」 「很好,等聞湘神功大成之後,準有你的好處,留神戒備吧!」 「是,多謝主人的恩賜。」 說著,立即自靴中取出一支黝黑的小圓管隱在布簾後面。 天狗妃自櫃中取出一個小褐瓶,倒出一粒花生米大的灰色藥丸之後,扳開聞湘的下 顎將藥丸放入他的口中。 藥丸入口即化,她朝他的喉結一撫,藥液順喉而下。 她合上他的下顎,便抱他上榻。 婦人走到榻旁沉聲道︰「寬衣吧!」 天狗妃立即匆匆的除去聞湘的綿襖褲。 那縫補多處,斑黃發出汗臭的內衣褲,更使她們二人相信聞湘乃是一個單純的車 及柴。 婦人端坐在他的身側,沉聲道句︰「固關!」纖掌立即按在聞湘的腦門「百匯穴」 及胸口「擅中穴」。 天狗妃的纖掌立即按在聞湘的臍中央「神闕穴」及下方「氣海穴」。 不久,她發現兩股氣勁由上緩緩的流下,她立即將真氣徐徐的自掌心吐出,固守住 聞湘的下腹一帶。 不久,氣勁越湧越多,鼓蕩越劇。 半個時辰之後,聞湘的那話兒高高的鼓起來了,只見它似經「打氣筒」打氣般,越 脹越長而且越粗! 婦人的額上青筋迸現而且顫動不已了。 半個時辰之後,婦人的週身已經被白霧所籠罩,聞湘的那「話兒」又紅又腫,嬌艷 欲滴了。 突聽婦人低嗯一聲,天狗妃仍將雙掌按在聞湘的「神闕穴」及「氣海穴」,雙腿卻 張開緩緩的坐在他的腿上。 終於,她瞄準那「話兒」的「頭頂」徐徐的吐納了。 那殷紅、窄緊的「桃源洞口」緩緩的撐開了。 一絲絲處女落紅自洞中滴落了! 每滴鮮血奇準無比的滴入那「話兒」的「小嘴巴」中了。 不到半個盞茶時間,那話兒紅得發紫了! 它無風自搖了。 它越搖越劇烈了! 天狗妃那嫣紅的臉頰卻逐漸的蒼白了,婦人見狀之後,狂喜的忖道︰「好傢伙,比 我估計的還要強哩!」 她將功力一催,沉聲道︰「小甜,準備!」 「是!」 小甜將小圓管朝旁一放,匆匆的寬衣解帶了。 沒多久,一具健美的胴體出現在榻旁了! 只見她連吸數口長氣,雙掌立即移往聞湘的腹部,天狗妃立即收掌緩緩的倒向一旁 去了。 小甜一按在聞湘的「神闕穴」及「氣海穴」,立即覺得兩股澎游真氣透掌而入,她 急忙催功逼去。 「快套入,快!」 她一點頭,顧不得下身之裂痛,對準那個「香菇頭」沉腰下坐,一聲悶響之後,立 即直達終點站。 她正在覺得火辣辣疼痛之際,卻覺「終點站」好似有一塊磁石在吸吮般,她立即打 了一個哆嗦及悶哼一聲。 天狗妃見狀,立即將右掌按在小甜的背後「命門穴」。 她正欲催功助小甜,倏覺功力不由自主的自掌心疾洩而去,嚇得她急忙欲收功及撤 去手掌。 遲了,她好似被「瞬間接著劑」粘住般,根本拿不開手掌,而且根本無法剎住外洩 的功力。 「師……父……」 婦人倏地一揚右掌朝天狗妃的左肩一按。 「拍!」一聲,天狗妃當場被震倒在一旁。 婦人慌忙又按回聞湘的「百會穴」。 「主……人……饒……饒命……」 婦人瞪了小甜一眼,催功更疾! 小甜全身劇顫了! 她的額上現出冷汗了! 天狗妃駭然相視,卻不敢吭聲。 不久,小甜厲喝道︰「主……」 天狗妃忙揮手制住小甜的「啞穴」。 她的那對鳳眼卻已蓄滿了淚珠。 不到盞茶時間,小甜全身發青的趴在聞湘的身上了,婦人低哼一聲,倏地將小甜劈 開,然後,張腿坐了下去。 天狗妃見狀張口欲言,卻又忍了下來。 她知道師父已是強矢上弩,不發射不行了。 婦人將聞湘那「話兒」吞入之後,沉聲道︰「速按他的「百匯穴」及「擅中穴」, 依照『九陰蓮品大法』催功。」 「可是……」 「快!」 天狗妃一咬牙,迅速的按在聞湘的「百匯穴」及「擅中穴」催功了。 婦人全身哆嗦了! 汗水溢出來了! 不到盞茶時間之後,她已經全身發青的道︰「倩兒……復仇雪恥……全靠他了…… …盯緊他……知道嗎?」 天狗妃含淚點頭咽道︰「徒兒誓死完成此事。」 婦人含笑道句︰「很好!」雙掌倏朝腹部一按! 她那七孔立即噴出鮮血了。 聞湘的身子連顫兩下,雙眼立睜。 黝暗的車廂中,立即出現兩盞炬光,天狗妃含悲收回雙掌,然後一掌將那婦人的屍 體震落榻前。 「聞湘!」 聞湘身子一震,立即望著天狗妃。 天狗妃起身坐在遠處桌椅上,一見聞湘一直望著自己而且跟行而來,她立即沉聲道 ︰「聞湘,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嗎?」 「是,主人!」 她指著他的衣物,道︰「穿上吧!」 「是,主人!」 她一見他已經過去穿衣,她立即忍住下身之裂痛,自櫃中拿出一副面具戴上,赫然 是活生生的小甜。 這是她為了與小甜輪流駕車所製造之面具,只見她整理妥秀髮之後,便穿上小甜那 套衣衫。 她穿妥衣衫之後,一見聞湘已經穿妥衣靴跟在自己的身後,她便將那兩具屍體及衣 物塞入榻下。 她將那些銀票放入櫃中一個箱中之後,沉聲道︰「聞湘,睡吧!」 「是,主人!」 她一見他溫馴的躺在榻上,便服下六粒靈藥在椅上調息。 真氣一湧,她立即發現至少耗損了四成功力,她不由想起師父及小甜的耗功力盡慘 死情形。 小甜含恨而死的情形使她愧煞。 師父壯烈催盡最後一絲功力的情形更使她感動至極。 她的淚水簌簌直滴了! 好半晌之後,她才定下心神開始調息。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 永久收藏说明 - 无法观看说明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自行离开!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